日立中国总代表大野信行:中国企业应做好附加值高的产品_4

时间:2019-11-13 15:05       来源: 领洁卫浴

  在日立总部,电梯、电视、电话、各种办公设备,几乎所有眼见的机器均出自日立集团本身,这座耸立在东京市中心的办公楼俨然是日立产品的展示平台。

  刚刚过去的2010年,是日立集团成立100周年。2011年,日立在全球财富500强中排名第40位,分布于全球的分公司、合资公司达到900家左右。在全球综合电子电机公司内仅次于德国西门子公司。正是这样一家触角延伸至几乎所有电子制品的世界500强公司,该公司执行役常务、中国总代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强调中国市场的重要性。

  日立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,至今已经40多年。中国迅速发展起来的经济形成强大的市场,证明日立早期重视中国市场的策略是非常正确的。

  在接受采访的一个多小时里,坐在落地玻璃窗前的大野信行总流露出一种日本男人特有的严肃,但一谈到日立在中国的发展,他的脸上就会出现闪烁的笑容。

  目前,日立在中国国内拥有140多家集团企业。其已经不仅活跃在电力电机、电子设备、家用电器、建筑机械和信息通信等领域,在我国沿海发达地区正在逐渐形成的社会/产业系统、电子装置系统、高性能材料、金融服务、物流等领域,日立亦已经广泛涉足。

  据统计,2010年度(日本年度是截至次年的3月31日),日立全球销售额达到了大约7500亿人民币,其中,在中国市场销售额950亿元人民币,占日立全球销售额的13%。在日立集团的销售额里,大概43%左右来自海外,中国占的份额很大,很显然,未来我们肯定会继续重视中国市场。大野信行说。

高端访谈

  株式会社日立制作所执行役常务、中国总代表大野信行:

  中国市场销售额的20%在广东

  记者:1979年,中国拉开改革开放帷幕,同年,日立公司正式进入中国市场。如今,中国市场已经成为日立全球市场中最为重要的市场之一。您如何评价日立公司在中国发展的三十年历程?

  大野信行:日立在中国的950亿人民币销售额中,其中大约有20%都是在广东省。广东省对日立中国集团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地区之一。

  在日立中国事业发展的大约四十年历程中,我认为可以分为四个阶段。第一个阶段是我们在日本制造产品,然后向中国进行出口;第二个阶段也正好是伴随着中国制造业不断发展,然后成为世界工厂,我们开始在中国进行生产、制造;第三个阶段也是伴随中国市场进一步发展,成为世界的大市场,我们也开始在中国制造,同时在中国进行更多的销售;现在我们处于第四个阶段,关于第四个阶段,我自己也发明了一个说法,这就是一个融合的阶段,实际上就是中国和日本两国取长补短、相互融合最大优势的阶段。我觉得现在我们应该处于第四个阶段。

  中国企业应做好附加值高的产品

  记者:中国企业大部分仍处于孵化期,珠三角是中国制造业基地,但目前为止大部分企业还处于进行简单的加工组装、没有自己的品牌的阶段。日立作为500强的制造业企业,能不能给中国的中小企业提出一些建议?

  大野信行:其实日本也是一样,企业做OEM的时候,也是将人家规定好的产品,尽可能地采购性价比较好的材料,用尽可能低的成本造出尽可能更高品质的产品,对一个企业来说,这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实力。从前一些中小企业做附加价值相对低的产业,我认为可以考虑比如说转移到东南亚,然后我们自己做一些附加价值更高的产业。

  从前在日本也有这个方面的考虑,比如说日本家庭用的小物品,附加值比较低,我们可以找一些人力成本比较低的地区进行制造,但是对于要求品质很高、对材料方面要求下很大力度,附加值高的产品,中国的企业应该将它做好,做出自己的品牌来,不能够轻易转移到其他地区。

  我还有一个考量,中国今后在十二五期间,产业会进一步升级,产业的附加价值会进一步提升,到时候不光是要考虑单纯制造环节,包括前期的研究开发也要进一步加以重视,包括如何生产出品质更高的、附加价值更高的产品,以及后期的销售、服务怎么样做得更到位、更完善,如果仅就生产领域而言,也要考虑我怎么样能够生产出品质很好,而其他人无法替代的产品。

  另外,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,从整体时间来说还并不是非常长,所以今后发展的能量、空间和潜力还非常的巨大。所以中国企业更应该拥有自信,不要太急躁、不要太着急,相信自己未来的发展。

  研究开发是企业发展的核心

  记者:您刚才提到,掌握核心技术对于一个企业的发展起到关键性作用。在您看来,研发可以为企业品牌创造怎样的竞争力?

  大野信行:日立现在全球全集团员工大概有36万人,在这36万人当中,完完全全纯粹从事研究开发的一共有6000人左右。在2010年度到2012年度这三个年头当中,日立全集团准备对研究开发领域大概投入960亿人民币。

  研究开发投入每一个公司都不一样,作为日立来说,大约是每年集团销售额的4%到5%。研究开发费用往往跟销售额、利润挂在一起,但我认为,企业不能因为某一年销售额突然下降,或者利润突然降低,就将研究开发的费用停下来,这肯定是不行的。所以制订计划往往要看到未来五年之后,做长远的研究开发规划,或比如说按照某种产品,具体物品来说,可能规划的时间会更长一些,可能要十年,不会受到短期销售额或者是利润变化的影响。当然了,这种长期的规划也不一定马上能够见到效果,但持之以恒非常重要。

  研究开发是一个企业发展的核心,现在市场竞争也非常激烈,如果没有研发的优势,在竞争上站在前面,很可能后面就被别人超过。

  以广东为平台,发展东南亚市场

  记者:您刚才谈到,日立在广东市场的销量占了日立在整个中国市场的很大一部分,达到20%,那么日立有没有针对广东省,进行关于增加投资方面的计划?

  大野信行:但我们现在在广东省已经有25家集团公司了,包括这些集团公司的设备规模扩大,包括新工厂的设立,有几个项目我们都在讨论当中。

  广东省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导者,到现在为止也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。从历史来说,广东省本身跟周边地区的交流也是非常多,比如像是东盟、东南亚的各个国家,在地理上本身就有优势。今后中国、日本、东盟三方可能在交流、合作方面会进一步加强,广东省一定会在其中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。

  具体在投资方面来说,与其说独资,我们认为不如跟广东省当地的企业共同合资,比如说节能环保,还有比如说智能城市方面的业务,这些方面我们都非常看好。

  记者:广东省跟东盟、东南亚的国家经贸联系非常密切,2010年开始,我国与东盟更是实施了零关税,广东就是这项政策实施的桥头堡。日立是否有考虑借助广东的平台,开拓东南亚市场?

  大野信行:有可能,如汽车领域。从大背景上说,现在泰国的汽车工业发展非常快,广东省的汽车部件产业除了面向中国国内外,在泰国进行组装也是可能的。

  电子产品方面也是,比如一个产品,有可能将前阶段的工序放在中国,后面的工序拿到泰国或马来西亚实施。我想,这些都有很多的探讨或者是发展的空间。

  以上所说的是一个整体趋势的问题。就日立而言,因各种产品的情况不同,所以无法一概而论。但像我们在广东省有日立电梯(中国)有限公司,我们的电梯现在在中国制造,其中有一部分已经开始出口东盟、印度,今后像这些方面进一步增加的可能性是完全有的。

  现在中国和东盟已经实现了FTA,关税壁垒也在不断降低,今后市场也好、经济也好,从大趋势来说交流的趋势肯定会更频繁、更密切。

  500强小资料

  日立:第一家驻京

  日本制造企业

  日立是最早一批进入中国本土,见证中国经济发展的少数世界500强企业之一。据统计,2010年度,日立全球销售额达到了大约7500亿人民币,其中,在中国市场销售额950亿人民币,占日立全球销售额的13%。

  上世纪70年代末,日立率先在北京设立办事处,成为第一家驻京日本制造企业,并由此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、民众生活的改变,日立在中国发展的各个时期获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。


  上世纪60年代、70年代,正逢中国大规模进行基础设施建设,日立向中国输出了大批成套设备及技术,其中包括火力发电设备、轧钢成套设备、气象探测用计算机、港口货物装卸设备以及彩电组装成套设备等。

  到了80年代、90年代,在中国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电视机等消费高峰出现的背景下,日立响应当时提倡的技术及国产化方面的合作,通过在变压器、电动机、及电视机、洗衣机等家用电器等方面与中国企业进行合作,使其在中国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。

« 上一篇:家电节能风愈烈 GMCC变频变容独占技术鳌头_4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娱乐八卦
频道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