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续三年涨薪!12家银行涨了10% 这类人才最吃香-

时间:2019-10-18 09:59       来源: 领洁卫浴

上市银行中报披露大戏终于落幕,上半年银行业的人均薪酬(含2018年年终奖)情况也浮出水面。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上市银行中报披露大戏终于落幕,上半年银行业的人均薪酬(含2018年年终奖)情况也浮出水面。

截至目前,A股共有33家上市银行,其中有薪酬及员工人数可比数据的共23家,包括5家国有大行、8家股份行、7家城商行和3家农商行。

或许有人说,平均数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,看到人均二字就觉得自己进了假银行。事实确实是这样,由于所在区域不同、所在部门和条线不同、职务级别不同,加上自身KPI考核的完成程度不一致,平均数难以客观准确地反映每一位银行员工薪酬现状。

不过,在银行报表并没有区分前面所说影响因素的情况下,平均数的波动变化总能说明一些问题。先对23家银行的数据做几个重点标注:

1、人均薪酬普遍增长

23家银行中,有20家银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提升,其中12家增幅超过10%,甚至有两家(平安、江苏)超过20%。当然上半年的薪酬还包括去年的经营业绩直接体现年终奖。

2、几乎所有银行的总薪酬支出都在增长

23家银行上半年员工薪酬支出总计达3340亿元,同比增长8.4%;其中15家银行总薪酬支出增长超过10%,平安银行总薪酬支出位居增速首位,同比增长26%。

国有大行上半年减员超过去年全年

23家银行里有15家银行上半年出现减员现象。其中,包括邮储银行在内的六家国有大行集体减员,员工总数合计减少3.4万人,超过去年全年,这还不包括同期减少的740名劳务派遣员工。

结构上看,国有大行由于电子渠道替代、柜员转岗营销等原因带来的减员规模较大。另外,年后也往往是辞职高峰,而进人的高峰则是在下半年秋招之后,人员的减少在上半年体现的更加明显。

总薪酬支出普遍增长

一家企业的全年员工总薪酬支出该怎么计算?记者采访了多位银行财务部门负责人和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人士,得出的结果是:

按照企业会计准则,以本期工资福利总额=期末应付职工薪酬-期初应付职工薪酬+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的公式,计算得出的当期发放与计提的总额,是一家银行是较为合理且易理解的当期总薪酬支出。

因为是当期,涉及到薪酬发放时间的问题,这包括年终奖的发放和绩效奖金递延发放两大方面。

以一家银行的上半年总薪酬支出为例,包含的应该是这半年实际发放的工资奖金和去年的年终奖,还有此前几年递延到上半年才实际发放的绩效奖金。

以此计算,从整体薪酬支出的变化情况来看,23家有可比数据的银行上半年总薪酬支出达3340亿元,同比增长3.4%。除华夏银行、北京银行总薪酬支出同比减少外,其他21家银行总薪酬支出都在增加。

其中,平安银行、江苏银行总薪酬支出增长较快,增幅分别达26.5%、24.9%。张家港、常熟、无锡3家上市农商行上半年总薪酬支出也实现16%以上的同比增长。

这也是银行总薪酬支出连续第三年出现普遍增长。经历此前数年银行员工向非银金融机构及其他机构,甚至出走其它产业的离职潮后,传统银行也更愿意多出一些人力成本,留住并吸引更多人才。

再看23家银行员工人数变动情况,总体的变化情况是:国有大行、股份行继续减员,部分地方银行反而在上半年增加人力配置。

其中,宁波银行是23家银行里唯一一家员工人数增加超过1000人的,上半年净增员1275人。值得注意的是,去年下半年,该行员工总数也净增加1225人。

如果把港股上市的邮储银行计入在内,六家国有大行上半年合计减员3.4万人,超过去年全年,这还不包括同期减少的740名劳务派遣员工。

当然,其中不能忽视的一个事实是:员工往往在领完年终奖后选择辞职,这个时间点发生在上半年,而企业招人的高峰往往在下半年,也就是秋招之后,而春招的岗位数量没有那么多。

体现在员工人数上的变化,就是上半年减员的影响更大,下半年增员比较多。

从上半年情况来看,银行减员减的主要还是那些岗位:

一是可替代性比较强的支持性岗位(包括劳务派遣员工)。譬如柜员、保安、现金清收、电话客服、信用卡销售等岗位。这些岗位员工薪资水平不高,电子渠道替代性也比较强。

另外,网点转型也会挤压这些员工的岗位。当然,银行网点的转型不一定是直接采取裁员的形式,而是推动传统的柜面结算人员转岗客户服务和营销。但这种方式也势必造成部分转岗员工难以适应角色的变化,进而被动或主动离职。

二是出于提质增效、缩短管理半径的考虑,银行选择减少部分管理岗位、运营人员的数量。浦发银行行长刘信义就在该行中期业绩说明会上透露,数字化以后该行运营人员、柜面人员大量节约,近几年这部分员工数量减少了超过3000人,其中大部分都分流到销售、服务方面去。

三是学历不占优势的员工。

复合型专业人才受重视

人员的增加则普遍出现在业务条线(尤其是零售业务)、信息科技、风险合规人员等三方面。

以邮储银行为例,该行上半年零售和对公条线的员工合计增加2305人,风险合规人员也增加超过100人。

刘信义也表示,年初至今该行已经进了2300多人,而且大量的应届毕业生还没有报道,目前校园招聘工作也还没有结束。

增加的人员既有零售服务、风险合规内控这些中后台的,也有前台的,最多的就是IT,我们今年IT人员增加了大概1500人,但这其中包括了全国的互联网分中心,因为需要从不同区域吸收一些专业的学生。刘信义说。

日前举行的交行中期业绩会上,交行行长任德奇也表示,将进一步加大科技投入,其中在科技人才队伍的补充方面,一是启动了金融科技万人计划工程,要将金融科技人才从目前的5%左右提升到10%以上,今年已经招聘了1200人;二是推出FINTECH管培生工程,并通过拟设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引进高端人才;三是实施存量人才赋能转型工程。

从新入职员工的学历、专业来看,商业银行对复合型专业人才的需求度也在增加。我们内部的规定,一是新招的员工里50%以上要来自于学生,第二个规定是,新招聘人员50%以上必须要有理工科背景。刘信义透露。

人均薪酬普遍增长

理清银行总薪酬支出和员工总数变化后,按照总薪酬支出2/(年初员工总数+6月末员工总数)的公式,就可以计算人均薪酬的变化,也可以尽量平滑员工人数变化带来的影响。

整体来看,23家银行中,除北京、华夏、宁波3家银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微跌之外,其余20家的人均薪酬均实现同比增长。

其中,北京银行和华夏银行主要受总薪酬支出减少影响,而宁波银行主要受员工人数增加接近一成影响。

具体来看,23家银行里,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增幅在10%以上的就有12家,其中更有5家增幅超过15%,分别是江苏银行、平安银行、兴业银行、成都银行和无锡银行,前两家增幅分别是23%、21%,后三家的也在15%~16%之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成都银行是在员工人数较年初增长124人的同时,实现人均薪酬的较快提升,人力成本投入可见一斑。

从上半年人均薪酬水平来看,国有大行普遍在15万元以下,其中员工数量更少的交行接近15万元;股份行中,平安银行、招商银行均超过31万元,暂居前两名。

仅次于平安和招行的,则是南京、江苏、宁波、杭州四家城商行,大致在25万元到27万元之间。

当然,这里的人均薪酬并没有区分所在区域、条线、职务层级,所以是当分子还是当分母,感受自然不一样。

银行每个时期的经营导向也不一样,譬如现在全行业都在大做零售和小微,投入也势必要增加,这对整个条线的薪酬都会有直接影响。

而在地区分布上,每家银行不同区域的业务规模、资产质量都有差异。近年沿海发达地区资产质量整体企稳,盈利水平提升,而环渤海及东北地区不良持续暴露,这将影响不同区域的薪酬差异。

另外,前面所计算的人均薪酬,相当于工资条中的报税金额,扣掉五险一金之后,留下计税金额,计税金额再减去个税,剩下的才是实际到工资卡里的收入。

« 上一篇:“TA们”告诉你物联网的水究竟有多深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
娱乐八卦
频道推荐